器官衰老与器官退行性变化的机制

发布日期2017-01-05 14:44 来源:本站

生物衰老是自然界一种复杂的、具有不同器官和系统的一系列特定变化的生命现象 ,它是生命运动的自然过程 ,存在于任何生命的任何时期 ,只是不同情况下其速率与程度有所差别。

器官衰老是连接细胞衰老和生物体整体衰老的桥梁。生物体各部分器官分别从不同时期开始,并以不同速度衰老。如肌肉,从30岁开始衰老。肌肉一直在生长,衰竭;再生长,再衰竭。30岁后,肌肉衰竭速度大于生长速度。过了40岁,人们的肌肉开始以每年0.5%到2%的速度减少。但肾从50岁开始衰老。肾滤过率从50岁开始减少,后果是人失去了夜间憋尿的功能,需要多次跑卫生间。75岁老人的肾滤过率是30岁时的一半。

器官退行性变化就是器官,组织等随年龄增长而出现的一些功能与结构方面的退化现象。

人的生长发育要经历从幼年到成年再到老年的过程,一般在20岁左右发育成熟 。这时,人体各个零部件(组织、器官等)也都发育成熟,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或者负荷过重,它们就会一步步走向退变。颈椎可能是人体最容易发生退行性变的地方,一般情况下从20岁左右就开始了,退变的发生率随年龄的增长而增大。有人给40-49岁的人拍颈椎片时,发现50%以上都有退变,而60岁以上者几乎100%都有。



目前科学家们对衰老的机制做了很多推测,但至今仍不能用一种学说全面地解释衰老现象。下面就器官衰老与器官退行性变化机制做阐述。生物体的器官中,肾脏是衰老较快的器官之一,表现为功能减退、修复能力下降、易于向病态转化。近年研究表明,在肾脏衰老过程中参与调控炎症小体表达的上游“priming”信号通路分子明显被活化,NLRP3炎症小体与NLRC4炎症小体被显著激活并导致下游促炎细胞因子IL-1β与IL-18的表达上调。由此推断炎症小体信号通路活化在肾脏器官衰老的发生及发展机制中可能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1]。

随着年龄增长胸腺萎缩,胸腺重/体重比值下降,胸腺蛋白及核酸含量减少。有报道,E2和DHT受体主要存在于能分泌胸腺激素的胸腺上皮性网状细胞内,E2和DHT可通过该细胞内的受体影响、抑制该细胞的内分泌能力。因此,可以考虑通过削弱E2和DHT对胸腺的作用来延缓胸腺及其内分泌功能的退化,使胸腺因子功能提高,以达到延缓衰老的目的[2]。

皮肤衰老(Skin aging)是人体最常见的老化现象,临床表现为皮肤干燥、变薄、皱纹增多等,直接影响人的外观和健康,诱发一系列的心理与社会问题。皮肤衰老是内源性生理衰老和外源性环境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内源性衰老是根本。环境因素是在内源性衰老的基础上起加速或延缓作用。Spiering[3]等实验证实了DNA复制与衰老直接相关 ,他们在皮肤成纤维细胞培养物中发现了DNA合成抑制因子,它通过抑制细胞DNA合成引起细胞复制速度减慢,错误率上升,最终导致基因突变,同时,细胞对 DNA变异或缺损的修复能力下降,从而导致细胞衰老、死亡。

衰老是人类健康面临的重大问题,也是生命科学研究的永恒主题.衰老与老年疾病的发生密切相关,为了健康长寿,必须揭示衰老的规律.我国已于1999年2月进入老龄社会,2005年老年人已经达到1.3亿,到2020年将达到2.48亿[4].目前关于衰老机制的研究受到越来越多科研人员的关注,期待未来的进展能为延缓衰老和预防疾病做有力的指导和帮助。